没有音乐一样跳舞

Will you give me another tale?

By

习习猪猪:收获每一天

Pic_06_06_16_Xixi_1

Xixi Selfphoto

我不是很习惯称呼她猪猪,因为这是她的朋友和姐妹们称呼她的昵称;我也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开始有了猪猪这个昵称,因为我还没看出小母猪和她有什么相似的地方。

那还是叫她习习吧,或者就像以前她在以前在信末的签名那样叫xixi也好。

自从读大学以来,偶然见到xixi的次数越来越少,我的话也越来越少。刚刚过去的这个寒假里,xixi喊了晶和我出来小聚,由于那时我还没有走出家庭不幸的阴影,因而总是显得低调,于是我们唱1个小时非常没劲的歌,又喝了1个小时颇为无聊的茶,然后又吃了1个小时无味的烤肉,聊到天黑,我也始终没有高兴起来。我基本上在听两个女孩子讲她们各自新奇搞笑的经历,虽然我不会绘画,虽然我不懂服装设计,虽然我不喜欢画展,不过我可是个难得的优秀听众,并且擅长在适当的时候给予贴切主题的评论和称赞——这很重要,美女们于是得到了极大的满足感,当然,这对我就足够了。

我也不知道是因为xixi才认识晶,还是相反,只是记得晶为了报考艺术类院校,在高二从我们理科班转到文科班后,和xixi做了两年的同桌。高中时的单纯而今想起来都觉得留恋。每天一放学就跑到她们班门口偷偷挤眉弄眼等她们下课;刚学会滑滑板就跑到她们面前show,结果摔了n次也没有滑出50米远;常常拉我去她们班上晚自习,结果总是一侃没完,最后留下零食包装一堆……

宫崎峻在千与千寻中说,“人,总是避免不了成长。” 渐渐地,我们大家之间的话越来越少了,写信少了,电话少了,短信少了,只有QQ/MSN留言了。时光荏苒,而今,xixi在北京工作定居,晶去韩国留学读书,而在天津的我,也快要离开校园了。

偶尔上网闲聊的时候,xixi说她妈妈要给我介绍个女朋友。我说好啊,不过一定得是个女的。这之前我曾给她详尽地解释了经常在漫画里见到的“同人”是什么意思,还有所谓的“BL”和“GL”。她刚到北京的时候,曾和两个男生合租过房子,其中一个非常秀气的男生就属于日本漫画里的BL:Boy’s Love(男孩之间的爱),通俗了讲就是Gay。关于性取向的问题曾经让她惊异了好久,尤其是这种事情发生在自己周围的时候。xixi常常用漫画记述自己的生活,在画笔下,她的日子总是快乐而多彩的,一如自画像里的她:乐观而自信。

“我觉得既然做设计,又经常上网,不如找一家网站做兼职美编。”前几天看了新的一期精彩的POCO电子杂志之后,我便这样留言给打算跳槽的她。绘画与文字的结合,或许xixi应该可以做的更好。

祝福xixi,祝福晶,祝福自己。还是我们以前常说的那句话吧:快乐收获每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