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音乐一样跳舞

Will you give me another tale?

By

Bye Bye Again!亲爱的手机

Bye Bye Again!亲爱的手机

Bye Bye Again!亲爱的手机

我的手机丢了。

师姐今天告诉我:“Jim给你在BBS上发了个帖子,在VoiceofNankai板。”我一看,果然好醒目的标题:替哥们寻手机!!

“昨天早上9点多,在第四教学楼和生科院库房之间,丢失一NEC手机,翻盖,带摄像头的,手机号码是1370219****,希望好人能够将手机或者卡送到四教值班室,现金重谢。”

谢谢Jim!不过,我的手机是CECT的,不是NEC的。

我也不奢望能再见到我的手机了。和上次丢手机一样,我只希望能找回丢失的电话号码——很多人都有和我一样的习惯,总是随手把电话号码存在手机里,却懒得再用其他介质备份一份。

上一个手机在去年九月份丢在兰州和银川之间的某个偏僻角落。那时我们颠簸了数百公里的路程,停在高速公路的紧急车道小憩。无聊的时候人什么都可以做的出来——我跨过护栏对准路边的紫穗槐小苗们看自己到底能够尿多远。摆好Pose,然后我企图掏出手机计时,突然我发现我仅有的破了一个指甲大小窟窿的短裤裤兜里,已经瘪的空无一物了!手机?——莫非是落在车座上了?我于是匆匆忙忙地把小便滋在这宁夏和甘肃交界的地方,迅速钻进车里……

我用别人的手机打自己的号码:1370219****,“嘟——嘟——”,振铃中,没有人接听。当然,车上也没有任何动静。
晚上,1370219****,“嘟——嘟——”,振铃中,没有人接听。
第二天,1370219****,“嘟——嘟——”,振铃……
第三天,1370219****,“嘟——嘟……”
第四天,关机了——我早就料到待机时间最多只能撑三天。

随后我过了近半个月没有手机的清净日子:没有短信,没有电话,没有办证没有中奖没有假证也没有枪支弹药。当然,也没有朋友问我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电脑故障问题。我不再冒出某年某月某一天我在宁夏或者甘肃的某个荒郊野外的偏僻小路上再次和我的手机不期而遇的荒唐念头了,也不再幻想手机里的电话号码会像QQ里的好友列表一样可以随时通过中国天津移动的服务器下载查看。

新手机是姐姐送我的。突然有一天,姐姐在电话里说:“给你买了个新手机,不要问多少钱,明天下午注意查收包裹。”随后,我意外地得到了我的新手机。欣喜、感激。之后的日子里,只要Lab里响起那段振聋发聩独一无二的“伟大领袖毛主席教导我们……”,大家基本上都会下意识地喊道:“Haigou,快接你电话!吵死了!”然后便是我乐滋滋地跑去——“喂,我Haigou。”

如果我从四教到库房的路上,踱着碎步,哼着小曲,不理会实验反应时间的话,我的手机不会从我的白大褂里蹦到南开四教旁的石板小径上。

如果我安于现状,没有为了改进实验装置而来回奔波于Lab和库房之间的话,我也不会失去姐姐送给我的曾让我高兴不已的礼物。

如果我把手里的试管和兜里的手机换一下的话,我最多只会损失一块八毛钱而不是上千元人民币……

但是,那就不是Haigou了。

有朋友在仔细分析之后,劝我再换个“吉祥”的号码。我不是唯心主义者,我觉得没有必要吧,最后几位只是我的出生年月而已。

虽然我没有找到手机,我还是要感谢帮我寻觅手机的兄弟姐妹们。谢谢Silverflower、Doudourong、Jim和欣MM!谢谢为了证明不正常关机直接拿掉电池就会“无法接通”的Whitedanny师兄!

哎,伸个懒腰——我的清净日子又开始了,哦,周日的早晨又可以多懒睡上半个小时了呵。

哦,不要告诉我你要把你的手机送给我啊——我才不会要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