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音乐一样跳舞

Will you give me another tale?

By

Kuso,恶搞,和吉祥三宝

Kuso,恶搞,和吉祥三宝——www.haigou.net
先来首歌:

师妹:师兄!
师妹:师兄!
师兄:哎~~
师妹:我们为什么要做实验啊~?
师兄:因为老板有项目
师妹:那实验为什么做不完哪?
师兄:因为老板还有idea~
师妹:那实验什么时候才能结束啊?
师兄:等我们全累趴下师妹:师姐!
师姐:哎~
师妹:你为什么还嫁不出去啊~?
师姐:因为我读了博士了.
师妹:女博士就不用嫁人了么?
师姐:是的
师妹:那你不是变态了嘛?
师姐:读了博士才变的

师兄,师姐:师妹!
师妹:哎~
师兄,师姐:在实验室不要唱这唱那
师妹:为什么啊?
师兄,师姐:小心被老板抓
师妹:那该怎么办啊?
(画外音起:看到老板,我们就一起唱~~)
师兄,师姐,师妹(合):我们大家和老板就是吉祥的一家~~~
……

如果你是平生头一次看到上面的“歌词”,恭喜你,你一定是个“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忙做实验”的好学生。

据说陈千克(C.Kg)因为“馒头”疯了:“人不能无耻到这个地步的!”其实,布仁巴雅尔也该疯了,创作11年之后终于在春晚的大舞台上打动全国各族人民的《吉祥三宝》,衍生出了无数版本正在网络上遍地开花。如果你有勇气一股脑听完“吉祥三宝之爸妈离婚吧”“吉祥三宝之和尚抢楼”“实验室版吉祥三宝”“奶疼版吉祥三宝”“吉祥馒头”……——恭喜你——你终于也疯了!

Pic_06_03_03_Kuso_Cesuo我不care华语乐坛究竟如何如何地荒芜和凄凉,也不关心《吉祥》究竟是不是抄袭了《蝴蝶》。作为广大普通娱乐大众的一分子,只是觉得很有意思罢了:馒头很“恶搞”,吉祥馒头很“搞笑”,心情很好,仅此而已。

根据“金庸茶館”BBS之“武林字典”上的解释,“恶搞”和“搞笑”可以用同一词来描述:Kuso。这个来源于日文的词语貌似在台湾地区非常流行,被广泛用作名词、动词、形容词、副词、感叹词、助词等等等等,借以形容描述事物(如馒头)或抒发情感。Kuso也可以冠上“文化”的帽子——恶搞文化,记得南开的fiypigmartining曾创作了一部说明“创意无处不在”的DV短片:《Omnipresent》——同样,Kuso is also omnipresent!在网络、影视、书报,乃至手机短信,恶搞随处可见。在这个宣扬个性和自由的年代,恶搞文化决不会消失,从某种意义上说,Kuso是属于我们这一代的产物,并将由我们发扬光大……

“干嘛去?”——“上网去!”
“上网干嘛?”——“找乐呗!”

这就是网络Kuso的魅力。你说,要是连点儿逗乐的都没有了,那还上什么网啊!

So, are you Kuso toni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