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音乐一样跳舞

Will you give me another tale?

深秋的鸭子湖

周末,深秋时节。

貌似OSU也有一片鸭脑袋形状的人工湿地叫duck pond,相比之下,VT的duck pond则因鸭子本身而得名。下午来办公室的路上从她身旁匆匆经过的时候,再一次被她吸引住了。

记得当初周末去奥体公园,必定背上单反,后期必定使劲PS北京灰霾的天空。而今,即使是没有广角、没有大光圈、CCD不够给力的廉价的小卡片机,也足已重绘出和煦阳光下的那片湛蓝的色彩。

Colorful days ——多彩的天空,绚烂的秋

嗯,不要出神了,回办公室去。

看到树下那一大片如碎金般的黄叶,突然想起来the Big Bang Theory第五季里的一句对白——Amy望着Penny的金发不由感慨:”It’s like a waterfall of liquid gold. ” 这句话用来形容这美丽的秋,不也很恰如其分么?

Casade Hike

Cascade是距离Blacksburg不远的一个小瀑布,徒步。

It is said that the best of Viginia is GOING OUT, 此话一点不假 。

奥体中心的那棵“我的树”

在国家会议中心北面,奥体中心附近的十字路口旁,如果正在这里等红灯的你会因为无聊而左顾右盼,那你一定会看到一棵挺拔的榆树站很拉风很突兀地杵在拐角的栅栏旁。那是一棵我非常喜欢的树,于是它也就常被我唤作“我的树”。或许在周遭开阔的空间里找不到电线杆,找不到低矮地足够落脚的房檐,于是鸟儿们尤其眷顾我的树,在夕阳里排坐在最顶端的树杈上蹦跳叫嚷,声音掩盖掉歇斯底里的蝉鸣。啪啪!一滩滩鸟粪使劲地砸在离你前面的草地上。绿灯亮了,别出神了,走吧。

吃过晚饭步行回办公室,雨后的傍晚空气很是清新。以至于鼻子可以能强烈地感觉到到浓烈的汽车尾气的味道,张大鼻孔猛吸几把,莫非老鼻炎好了?带着奇异的幻觉路过奥体中心的十字路口,我又看到了路边的我的树。

我想给它拍个照。上次给它照照片是一周前的夜里1点,科研项目和工程差不多,作为力工普通的一天,干完当天的活,剩下的就是关灯关门回去睡觉。路上和我的树擦肩而过时,我掏出手机在月光的衬托下给它喀嚓了一张。今天,我简单地觉得因为我该走了,所以应该多给它留张相。于是我大步跑回办公室,哼哧哼哧扛出伪摄影的必购品——三脚架,开始照相吧。

“我的树”。(点击放大)

奥体中心的那棵树 a blooming tree

傍晚匆匆的云

傍晚回家,站在大屯路的十字路口,突然觉得天空看起来很舒服。难得在北京也能看到这么好的天气,翻出包里的小卡片机,随着匆匆的人流在人行横道前行,顺手留下两张夕阳下的剪影。

奥林匹克公园的一棵树,还有地理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