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音乐一样跳舞

Will you give me another tale?

多米尼加共和国之行

Hispaniola岛位于古巴和波多黎各之间,是在加勒比海地区仅次于古巴的第二大岛。该岛一分为二,东面是Dominican Republic(多米尼加共和国),西面是Republic of Haiti(海地共和国)。
由于多米尼加共和国和中国没有外交关系(和台湾有建交),所以持中国护照入境无需签证,在海关购买10美元的落地签(等同于旅游签证)即可。

Dominican Republic

从北卡来罗纳州的Charlotte(夏洛特)飞往多米尼加共和国的Punta Cana。这是飞机飞到终点,俯瞰Hispaniola岛最东端上空的那一刻。

Dominican Republic

Punta Cana国际机场的航站楼——如果没有那个大写的C,谁说这不会是旅游景区的一瞥呢?

P1020502

位于Punta Cana 的 Ecologicia Foundacion(自然生态基金会), 我们落脚的第一站。这里也是Virginia Tech的Study Abroad项目的办公室所在地。在这里住了一天,认识了在这里工作的Ben, Ken,以及鸟类学家Thomas 和Catherine.

Dominican Republic

位于首都Santo Domingo(圣多明各)的Cathedral of Santa María教堂,始建于1512年。

Dominican Republic

Cathedral of Santa María的修建耗时近三十年,是整个美洲第一所教堂——只有第一,没有之一

Dominican Republic

Monasterio de San Francisco的断壁残垣

Dominican Republic

位于Las Damas大道上的Fortaleza Ozama。在西班牙语里“Fortaleza”即“城堡”之意。它建成于1505年,是美洲的第一座城堡

Dominican Republic

在哥伦布公园(Columbus Park )广场,一对新人正在雕像下面拍摄写真

Dominican Republic

一辆观光马车正从Casa de Tostado (英语: House of Tostado)前面经过。Casa de Tostado为作家Francisco Tostado的宅邸,坐落在新大陆的这片土地上,它的后哥特式风格的窗户使其在颇显贵族气派之外又添了几分独特。

Dominican Republic

Hispanidad广场旁的小酒吧。悠闲慵懒的音乐,惬意宜人的微风让人流连起下午茶的时光。总说多米尼加是个”late country”——热衷于迟到的国家。在这里不要太奢望“准时”,即便是约会。莫非没有了四季的分明,也开始模糊了时钟的节奏?

Dominican Republic

Dominican Republic

Dominican Republic

走近一座座灰白色的古老建筑,驻足细看时,才猛然发现它们的砖墙乃是用珊瑚所砌。

P1050276

Barahona市区,一对年轻人一边骑着摩托一边匆忙地吃着早点赶路。毗邻加勒比海的Barahona是南部的重要城市之一,也是整个多米尼加共和国最大的蔗糖产区。

P1060280

在位于Pedernales北部地区的一个小加油站加油时,一个小孩子好奇地看着我这个中国人。 Pedernales位于西南地区,是在海地-多米尼加边境线上最北端的城市. Pedernales在西班牙语里有chert的意思,即燧石。一言以蔽之,我们到了山区。

P1060342

Pedernales的Agua Negra小镇,皮肤黝黑的居民们在色彩活泼的房屋前面休憩

P1060479

靠近海地-多米尼加(Dominican-Hitian border)边境的蜿蜒的小道

P1060742

在Loma La Manigua山区, 一位本地人为我们指路。

P1060747

头顶着一麻袋咖啡豆的妇女正向我回望。在问路时,由于她对我们的西班牙语表现出一脸的茫然,我们猜测——她或许曾经是来自海地(Haiti)的脱逃者。Hispaniola岛的西半部分——海地——是西半球最贫穷的国家,也是世界上最贫困的国家之一。虽然共享同一片陆地,海地的人均收入却只有多米尼加共和国的五分之一。
由于历史上法属殖民地的关系,海地人说一种由法语衍生的的语言:Creole。在当前我站的地方,距离海地只有1.5公里。

Dominican Republic

我曾经读过Jared Diamond的“Collapse”一书,这位曾获普利策新闻奖的作家在书中的第十一章:One Island, Two Peoples, Two Histories里描述了海地和多米尼加共和国之间巨大的社会经济差异和历史渊源。或许,这种差异更直接深刻的表现,在边境线两侧的植被覆盖率上可见一斑。这幅Google Earth卫星影像,右侧多米尼加茂密的森林和左侧砍伐殆尽的裸露土地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P1060763

一个小女孩从简陋的石头房子里闻声跑出来望着我们。房子周围没有电线和任何通讯装置,也应该没有电视机。在这1450米海拔的偏远山区,不知道夜晚会不会显得尤为漫长?

P1060855

沿着狭窄崎岖的山路穿过Sierra De Baoruco自然保护区时,经过一座奇怪的小屋。虽然坐落在荒山野岭之中,增添了几分阴森恐怖的气氛,但它实际上不过是座处处可见的“迷你教堂”罢了——人们用以祈祷的地方。

P1060869

在Sierra De Baoruco National Park时,一棵欲摇欲坠的大树,斜立在我们前方的路上。我们沿着颠簸的旧河床,小心翼翼地穿行过去。

P1060861

在漆黑的夜路里,突然遇到前方断开的路面

snapshot20130315075230

夜里开往Duverge的崎岖山路上,一支全副武装的部队突然出现在我们的视野中,挡住了我们的去路。着实吓了一跳。交流得知:他们要搭车——于是随后的一个小时里,我们的马自达四驱卡车便成了边境运兵车。

P1050925

穿行在 Puerto Alejandro 茂密的半干旱地区

P1060918

数米高的仙人掌随处可见。在地理上,多米尼加共和国是个奇特的地方,正如Eberhard Bolay所著的那本书的书名《a country between rain forest and desert》 —— 一个在热带雨林和半干旱沙漠之间繁衍生息的岛国民族。
P1050975

三月初,当北美大陆的Virginia还是飘雪的时节,我在这大西洋和加勒比海之间的岛国上,晒伤了。

P1070907 Panorama

Cordillera Central, 意为central range(中央山脉)。这里是多米尼加共和国的中部地区

P1070935

站在 Valle Nuevo国家自然保护区的入口处。迷雾满布在云雾林的周围,让“Cloud Forest”的称谓不言而喻

P1080013_HDR

La Piramide金字塔是多米尼加共和国的几何中心的标志。半降的国旗是为了悼念3月6日因癌症去世的委内瑞拉总统乌戈·查韦斯(Hugo Chavez)

P1060559_HDR_tonemapped

Indigenous Eyes生态保护区里的清澈见底的淡水湖。Indigenous Eyes位于Punta Cana,这个国家的最东端。

P1030982_HDR

在Barahona,一片毗邻海边的度假旅店

P1050130_HDR

咸水湖旁茂密的red mangrove(mangle rojo)树林

P1050626_HDR

海边树林下散落着的螺壳,和斑驳的树影交织出梦幻的色彩

P1070268_HDR_tonemapped

P1070076_HDR_tonemapped

P1070020 Panorama_DPHDR

P1060010_HDR

听着海浪扑打峭壁,在暮色里沐浴着习习晚风,抱着笔记本整理一天的思绪。放眼望去,远处,就是加勒比海。

P1070432_HDR_tonemapped

P1070423_HDR_tonemapped

P1050232

P1080703

回到Punta Cana,遇到了一年一度的狂欢节(Carnaval)。巨大的Presidente啤酒广告牌下,数千名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簇拥在摇滚乐舞台前。

P1080728

我的“二号女友”——松下GF2微单相机的最后一张照片。随后,一个巨浪将我扑倒在大西洋岸边的Cap Cana这片锋利的礁石滩上。我不顾满手鲜血奋力把她从海浪里救起,却最终无力回天。不论如何,感谢我的GF2,一路有你相伴,回忆起来,满满的都是美丽。

新英格兰之旅(4): 蓝色港湾,在恬静的梦中醒来

 

 

赫姆斯印第安人的帕瓦节( Pow Wow in Jemez Pueblo)


经过赫姆斯印第安人部落保护区(Jemez Pueblo Reserve)时,正赶上一年一度的帕瓦节(Pow Wow),热闹纷腾。人们头上插着美丽的翎毛,身上缀着本地的彩石、兽骨和银器做成的传统饰品,敲着响尾蛇皮做成的手鼓,在Star Feather的竞赛中一决高下。我和其中一位长者合影——他们原本才是北美洲真正的主人。

去西部吧!-a trip to New Mexico

从东海岸的Virginia到西部的New Mexico(新墨西哥州),应该是我迄今最远的一次、并且也是独自的一次境内旅行。从Roanoke(罗阿洛克)机场经Atlanta(亚特兰大)转机,终点是新墨西哥州中部的Albuquerque(阿尔伯克基)。

当初从中国来美国的那次漫长旅程的最后一站,就是Roanoke regional airport。在未来的几年里,我应该还会频频光临这个小机场。

从Roanoke到Atlanta的小飞机(Jet)大概只有60个座位,只能飞行于三四千米的高度,正好欣赏沿途的“风中有朵雨做的云”。

刚抵达Atlanta的时候,透过舷窗看去,天好蓝。

对我这样的在地广人稀的地方呆久了的人而言,眼前这番熙熙攘攘的热闹景象,无异于逛庙会!

我从B厅下机,要转到D厅换乘。在Atlanta机场的几个厅(concourse)之间有地铁相连。

地铁往返频率很高,每三分钟一班。


在大厅看到一个金发青年领着行李,左顾右盼,彷徨不知所往,于是我走向前去,微笑着来声Hi:哥们,帮我皂个相!(或许那哥们更希望听到的是May I help you 哈)

突然看到了成龙同学代言的公益广告:根除脊髓灰质炎运动。

换Boeing 757

1万米高空,大气对流层。


晚上八点半,机翼俯过Albuquerque上空。地面上密集闪亮的灯光顺着地平线延伸到远方,在天际映出一抹渐变的暖红。


机场出口的上方,“Welcome to Albuquerque! ” 告诉我:终于到了目的地了!

Albuquerque是新墨西哥州最大的城市,这个地名读起来很别扭,应该源于西班牙语吧。


右边黄色的是新墨西哥州的州旗,左边黑色的旗子不得而知。

Albuquerque airport

机场出入口处,一个关于Santa Fe (圣达菲)的旅游宣传展位。Santa Fe 源自西班牙语,意为“神圣的信仰”,它曾是西班牙新墨西哥王国的首都。当新墨西哥成为美国领土后,它继而成为新墨西哥州的首府。因此,Santa Fe 被称为美国最古老的首府。

从手机上的Google Map上看,从Albuquerque机场到我订的 Extended Stay America Economy Studios旅馆 ,不过1.4 mile(约2.5公里;1 mile=1.6km)的距离。换作白天,我多半会步行过去。但是由于地方陌生,又是深夜——出于安全考虑,还是得叫出租车。算上$2的小费,一共给了司机大叔$10。登记入住时,看了一下表:晚上十点。

Extended Stay可能是我在机场周边找到的最便宜的、能上网的、且距离最近的旅店了。带厨房和卫生间的大床房,只要$43/晚(周边的inn和hotel基本上在$60-$125左右)。自己自费旅行,怎么都可以凑合吧——更何况进到房间之后,已经超出自己的预期了。

虽然地毯比较旧,电视比较破,墙壁比较薄——但房间相对宽敞,卫生间很干净,厨房用品(咖啡机、吐司机、灶具、油烟机、微波炉、冰箱、还有各种锅碗瓢盆)一应俱全,还有一个小餐桌和一个写字台,给人以家的感觉,比较温暖。

当然,如果就为了仅仅睡一觉的话,四十多刀/人还是有点贵,如果早些时候拿到正式驾照,可以自己租车去城里找motel了。

前天收拾东西的时候,悠悠说:出门带上泡面总没错滴。今天一天的舟车劳顿之后,庆幸自己当初听了她的建议。另外午饭的时候还打包了一块pizza——这两样东西,加上一包花生,两块Cookie,成就了今晚一顿可口的夜宵!

看了一下天气,Albuquerque昼夜温差很大:今天白天最高23摄氏度,夜里是4度!看样随后几天就靠长袖T恤 + 夹克来度日了!

写到这里,看一下时间是零点,由于New Mexico和Virginia差两个时区,所以就相当于我平时的凌晨两点——哈哈,作为我这样经常熬夜的人来说,今天可以“正常地”晚睡晚起啦!

我的而立之年的第一个生日,注定要在这广袤的西部庆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