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音乐一样跳舞

Will you give me another tale?

February。

February. 依旧酣睡的山谷。

February。

February

February

February

February

为你讲述那个纯真的童话 —— 雪后Virginia Tech

一夜间,Blacksburg变成童话里的世界。上午在两节课的间隙揣着卡片机争分夺秒地在校园跑了一圈。

(点击看大图)

 

在Tawney’s洞穴探险

上周六,我和旭以及地理学会VT分会(Geographic Society at Virginia Tech)的成员们一起去名为Tawney’s 的洞穴探险。Tawney’s位于弗吉尼亚州Giles 县的Mountain Lake附近,是美国洞穴协会所登记的该县9个著名洞穴之一。在美国,土地属私人所有,山洞当然也不例外,想进洞探险必须得经过地主们的许可才行。虽说Tawney’s是Link 家族的私人地产,但在大多数时候无偿对公众开放,因此吸引了络绎不绝的洞穴探险爱好者前来一试身手。

我们一队人马跋山涉水、斗志昂扬地来到了Tawney’s的洞口。可我一瞅,立刻就有打道回府的念头了。(坑爹啊,这哪里是山洞?!莫非钻狗洞也算探险啊?这不可惜了早晨的洗面奶了么?)我环顾了一下四周,除了微笑着高声讲解要领的Sara和Rapunzel两位领队,大家都是无比纠结的表情。

女领队Sara是我们地理系的本科生,VT洞穴探险协会的资深会员,有着令人忍不住邪恶的身材。(魔鬼身材?让对方着魔的身材?)男副领队Rapunzel,化工专业的大二学生,在我们12人的队伍最末担任收尾。说实话,当我刚听到Rapunzel这个名字时,不由地忍俊不禁。看过迪斯尼动画片“魔发奇缘”(Tangled)的同学想必都记得片中的女主角——那个从小被巫婆关在城堡里养大,有着一袭金色长发的美丽公主——就叫Rapunzel。果然,随后这位男同学说那只是他的昵称而已,同时轻轻甩了甩脑后好久没有洗的金发。

Sara同学身先士卒,我们紧跟其后。贴着泥泞的地面,头顶着岩壁,小心艰难地匍匐钻过狭长的洞口后,我的面前豁然开朗,别有洞天。

Tawney’s是地下石灰岩洞穴,自然形成的岩溶景观千姿百态,钟乳石、石笋、石柱形态各异。瀑布?蘑菇?佛像?洞中的奇景考验着大家无穷的想象力。

Sara让大家将头灯关掉1分钟,静静体会漆黑死寂中的感觉。在这狭窄近乎封闭的空间里,亮光迅速消失殆尽,眼前纯粹地“伸手不见五指”,睁着和闭着眼睛已没有任何区别!我背靠着冷冰冰的岩壁,有一种急剧的空间压缩感,心跳骤然加速;阴冷潮湿的空气使我强烈地窒息。周围急促的呼吸声清晰可辨——好像有陌生人把脑袋贴在你耳边,但又好像站在离你很远的位置,不由地使人毛骨悚然!

当你无法感知队友是否在你身边的时候,你能否克服孤独和恐惧?假如你在阴湿泥泞中丧失方向,你会不会绝望无助?倘若没有一丝光明,你是否还有勇气坚持继续前行?

Rapunzel说,在探险时,倘若真的没有了光源,你就必须烧自己的衣服来照明。虽然说洞穴探险被认为是一项极具危险性的户外运动,但在黑暗、幽闭中探求神秘世界所带来的新奇,以及在恐惧、寒冷中挑战心理底线而获得的快感,使洞穴探险成为极富魅力的活动。正如徐霞客说“凡世间奇险瑰丽之观,常在险处”:在头灯的微弱光线所照不到的前方世界里,你永远不知道将发生什么,或许是直面危险,也可能会见证奇异。

早在我们启程之前,Sara让我在VT洞穴探险协会的记录板上签名,我以为这样做是为了让协会“免责”(旅行社不是经常有“如果xxx,安全事故概不负责”之类的合同条款么)。后来她告诉我,这是要准确记录今天去探险的队员名录、目的地和时间。在间隔特定时间后,若有队员尚未返还,协会将组织人员赴该地进行搜救。所以签名的出发点是为队员的安全考虑,以保证及时救援。在洞中,我们在保存于洞穴大厅的记录册上再次留下每个人的名字。

Sara告诫大家前行时一定不要碰到蝙蝠,以免被咬伤。可我在整个探洞过程中,我只见到了两只蝙蝠。

Sara说,近几年有很多蝙蝠感染了白鼻病(White-nose syndrome, WNS)而死亡。WNS 是一种发生在蝙蝠冬眠期间的高致死性传染病。蝙蝠感染了WNS后,其鼻口、翅膜等裸露的皮肤上会滋生出成簇的白色菌落,看上去好像是发霉了一样。患上WNS的蝙蝠会变得行为异常,在冬眠期苏醒并表现得极其活跃。它们常常在洞口附近迂回、在冬季的白天飞出洞外、倾向于栖息在温度很低的地方等。

美国渔业与野生动物局(US Fish and Wildlife Service)在 2012年1月17日发布的报道中说,自从2006年在纽约发现首例WNS后,迄今已迅速蔓延至全美16个州及加拿大4省,甚至飘洋过海到了法国。据估计,因WNS而导致的蝙蝠死亡数量已超过550万只, 有些洞穴里的蝙蝠甚至无一幸免。虽然生物学家对WNS做了大量的实验室研究,但其如何导致蝙蝠死亡仍旧是个谜。根据威斯康辛大学所发表的研究结果,一种名为Geomyces destructans 的嗜寒真菌可能是侵入蝙蝠皮肤并导致死亡的元凶。同时该研究组也指出,真菌的存在和蝙蝠的死亡之间这种显著的相关性并不能说明二者有因果关系。看样要揭开可怕的WNS的真相,未来的研究工作依旧任重而道远。

(图片源自Al Hicks,纽约州环境保护部)

2010年1月,弗吉尼亚州的生物学家在Tawney’s调查了约700只蝙蝠,发现有6只已经感染WNS,因此Tawney’s也被列入暂时关闭的洞穴名录中,限制探险者在蝙蝠冬眠季节里进入栖息地。在洞穴开放时期,探险者必须对装备和衣物进行全面消毒才可以进出。

由于蝙蝠在农田和森林害虫控制上发挥着巨大的作用, 因此蝙蝠种群的锐减不仅严重影响生态系统的失衡,也意味着潜在的巨大经济损失。另一方面,这种引发WNS的真菌也有传染给人类的可能。有一种推测认为,这些致病真菌很有可能是通过探险者的衣服或装备带到洞穴中,并随着活动足迹的扩大而散布至北美各地。貌似这一说法至今尚未有足够的数据支持,或许站在生物地理学的角度,探讨WNS传播和探险者足迹二者在时空分布模式上的关系,以及预测传播方向,应该是个很有意义的论题。

(图片源自美国渔业与野生动物局,灰、紫、蓝、红四色分别代表2007-2011期间,每年确认发生蝙蝠WNS的县。)

在洞穴里的牌子上写着:“此洞穴受弗吉尼亚州法律保护。洞穴是极其敏感的生境,为了能留给后代子孙享受,请协助保护它。”

小字部分为:“在弗吉尼亚,以下行为属于违法:
在岩壁表面涂写刻画;
破坏、损伤或移动对自然物质或矿物形态;
丢弃、倾倒用完的碳化物或其它废物;
惊扰、伤害、捕捉蝙蝠或其它洞穴生物;
破坏、移动历史或史前文物、骨骼。”

洞穴是大量奇特生物的繁衍、栖息地和庇护所。在这静谧的世外桃源里,物种们逐渐进化出特殊的形态与习性,彼此之间通过简单而独特的食物链而相互依赖,小心翼翼地共同维持着生态系统平衡和物种多样性。这种和谐状态对外界干扰的缓冲能力很弱,很容易在环境波动或外来物种的入侵下而失衡,进而造成系统的解体和物种消亡。WNS的迅速感染和传播就是活生生的例子。因此,对于任何洞穴探险者而言,保护洞内生态环境、减少人类活动的影响不仅是法律条文的约束,更是大自然法则的要求。

John Kay 在70年代的一首布鲁斯老歌“Nothing But”里唱道:“除了照片,什么都不带走;除了时光,什么都不猎取;除了脚印,什么都不留下。(Take nothing but pictures / Kill nothing but time / Leave nothing but footprints.)”我不知道这句歌词是否是出自他的原创,也不确定它是否由于这首歌而流传甚远——但可以肯定的是:这句被印在游客手册的封底、刻在美国国家公园的指示牌的宣言,已成为探险者们所推崇的户外精神。

下面补充几张图片:

大家在行进途中中互相协助。

小心翼翼地穿过狭窄的岩缝。

旭是我室友,攻读岩石力学(Rock Mechanics)方向的博士,滑雪爱好者,性格爽朗,热衷户外运动。

地理系的本科生,还有Rapunzel。

洞中合影。我们这支戴着头盔和装备的队伍,简直就是一班在井下干活的矿工。

探洞结束,返程回家。

最后,总结一下洞穴探险的必备物品:

1. 头盔+下颏带(必须全程佩戴)

2. 光源(算上头灯,至少得随身携带三种照明用具。另外两种必须放在不同的地方,比如在外衣口袋和头盔里各塞一个手电筒。确保灯具可以固定在头盔上或能咬在嘴里,以保证双手能自由活动。)

3. 水

4. 比较结实的大塑料袋(如:大垃圾袋,叠好塞在头盔里。用处很大!比如在洞穴中临时卸下部分装备时用它来储存或埋在土里;返程时垫在车座上防脏等等。)

5. 热源(电石灯,或蜡烛、火柴等)

6.靴子(要求高帮、厚底、防滑,比如这个

7. 额外衣服(保暖及换用)

关于衣服,很容易被忽视的一点是,探洞时不要穿棉质内衣!因为纯棉织物被汗水湿透后,会在毛细作用下将人体热量逐渐带离体表。所以必须要穿可以速干的化纤类内衣!(旭同学伸过脑袋补充说:嗯,滑雪时也一样啊)

此外,钥匙、手机不要随身携带,掉到沟谷、岩缝里可能就拿不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