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音乐一样跳舞

Will you give me another tale?

听您讲下一个童话好吗

听您讲下一个童话好吗
没有您的那些春节,依旧没有年的味道。
每每独自潸然思念时,您是否依然有会意地微笑?
可否,让我再如孩提时候那样,
静静凝望着床头暖暖的灯,
不哭不闹,
听您讲下一个童话……
妈妈,
您说,好吗?

我好着呢,别牵挂

妈,

信里夹的照片您看到了吧!是我在超市看到超级小的小南瓜。好玩吧!我还是留着那个习惯,看到新鲜的东西就拍下来,留着讲给您和爸听呐!

从我上本科到读博士,爸还都没见过我上过的校园呢。以前的就算啦,反正离咱们老家那儿也远不了多少。现在您儿子走到地球这边儿了,您老两口可从来都没来过哦。不是啦,我可没天天头冲下——我知道您开玩笑的。给爸说,我多拍照,回头带给他看哈!我们这里可是数一数二的漂亮小镇呐。

您和姥姥都说这辈子最“好”的照片都是我拍的,就这一点,我骄傲着呢。但您也别逢人就夸啦,尤其是爷爷奶奶。我可从来没给他们照过呢。要是说我不孝顺、偏心眼儿,那我就冤枉啦。

给爸说,他书架上的那些书,这么多年来都留着呢!真没卖,我可舍不得。出国前,我还偷了一本带来了呢!噢,我把您当年做的床单被罩也带来了,不,不土,儿子才不嫌弃呢!那叫经典,在这儿咱叫那“中国风”,哈哈。

您爱吃辣子鸡,现在那可是我的拿手好菜哦!回去看您的时候再做一回。我知道啦,爸不——能——吃——辣,看您又唠叨了,我早就记得啦!看,一鸡两炒不是?

等您那里通了电话,我会隔天给您和爸报个平安,您随便唠叨,反正我就是“耳旁风”啦。您要是嫌贵,那就视频。我可早就教您怎么用电脑了,这么久没用了,您是不是又忘记了?妈,您得先点击那个QQ才能找到“摄像头”那个钮呀!对,就是一年四季都套着围脖的那个只鸟!

我英语有大进步啦,这下可以和爸打平手了——我听不懂他的俄语,也让他听不懂我的英语,儿子也得意,嘿嘿。您别怕,我教您,我知道您学东西快着呢!哎呀,妈您不老,而且您这辈子都不会再老了。

都说女儿长相随爸爸,儿子随妈。当我想念您的时候,我就去照照镜子——嘿。您说啥就是啥吧,反正我就是您的傻孩子。

对了,妈,顺顺都快要上小学了,可聪明懂事儿了。上上周在网上说想舅舅了,还画了幅画寄给我,把我乐坏了!你猜画得啥?——哈哈,不对!其实我也不知道啦,现在寄封信要走地球半圈呢,下个月再告诉您吧!

机票太贵了,一来一回就要接近两万块钱。所以这两天没回老家看您和爸,请谅解。我给姑姑打电话啦,她说昨天姐姐去给您们添了新土,还带去了不少钱。您俩不能省钱哦,不要舍不得花,再说,您也得代我孝顺爷爷奶奶和姥姥姥爷呀,不是嘛!

好啦,下回信再聊吧。嗯嗯,我都那么大了,不用您老两口操心啦!给爸说,我好着呢,别牵挂。

祝您们在天堂:平安、幸福。

儿子,敬上

2012年 清明

又是一年母亲节:这就是妈妈

我爱我的妈妈,她告诉我了什么是爱,什么是专注,什么是坚持,什么是不离不弃,什么是在逆境中坚持着梦想,不放弃希望。

在我读书的时候,她不离不弃地照顾瘫痪5年的爸爸,维系着一个完整的家,让我得以安心学习;

在我没有钱的时候,妈妈跟着我受尽艰难,用微薄的退休金来补贴我的学习和生活;

即便在她被绝症折磨的不成人形,虚弱到难以用言语表达的时候,她还为自己得病而耽误我的工作而内疚!!

我将终生感恩我的妈妈。

这个世界上只有妈妈懂我,理解我,不论她的儿子做什么选择,她都可以理解宽容,并成为最真诚的倾听者;

她相信我,相信我已经可以独立而理智地思考;她尊重我的决定,所做的更多的是默默无私的支持,让我独立判断、直面困难,而不是庇护;

妈妈纵然不会用睿智给我提供巧思妙想的主意,纵然没有伟大的哲理和英明论断,但她却可以以朴实无华的言语,让我在做好自己的路上,更加坚定果断,自信乐观,从而继续微笑着、勇敢地走下去。

这就是我的妈妈。

As what I wrote in a diary, I had a great Mom.

Mom took care of Dad who paralyzed and lied in bed at home to sustain a complete family for five years, thereby ensuring my concentration on my college study. She believed that Dad would recover as long as she strived to attend him with great patient, even though it would be a lifelong arduous work.

Mom always told me: “Have it your own way, you can make it! Mom believes you.” When I was a boy, she seldom made decisions for me, but encouraged me to decide by myself. She was not a great thinker, neither was she a wise woman, but she was able to teach me how to think positively and rationally. She trusted me all the time and always listened to my opinion, because she thought I had been a sensible grown-up, ever since I was 17 years old.

Thanks Mom, I had realized what the responsibility, independence, optimism, and commitment mean from her. While I had learnt that life is a gift and privilege that should be valued, and we should never give up our hope, dream and love to it.

I will always proud that I had a great Mom.

快乐是用来分享的,痛苦是独自承受的

天逐渐亮了,窗外淅淅沥沥的小雨。一夜来,每隔一个钟头给妈妈喂水、润唇、翻身、揉背,直到早晨六点半,我必须准备去庆贺两个朋友的婚礼了。我干吃一袋速溶咖啡,洗一把脸,悄声收拾干净病房,然后叫醒姐姐,嘱咐她一些夜里发生的事情。一切妥当后,在兜里揣上一包牛奶,背上相机出发。

雨越下越大了,天气出奇的冷,坐在我摩托车后座的陈正被冻得瑟瑟发抖。7点半,我们赶到东郊的白马庄园,见到了大腹便便、满脸幸福的新郎韩萧然,楼上楼下人头攒动的亲友嘉宾、礼仪摄像,还有大幅的婚纱照片。萧然和新娘张一鸣恋爱八年终于修成正果,这应是让萧然的妈妈多年以来最受安慰的事情了。我和陈正送上祝福和礼金,待萧然在鞭炮声中钻进加长车里,我们转战奔赴冯峰的婚礼。

除了照片,我直至今天才第一次见到萧然的新娘张一鸣;不过,冯峰的新娘颖,连她的名字对我来说都很新鲜。冯峰和颖相识不到一年后突然闪婚,以至于当初我听说他要结婚的消息时,一时间竟弄不明白他要和谁结婚。从东湖公园到冯峰的婚宴酒店,一路上摩托多次熄火,等我赶到时婚礼已经开始了。擦干朦胧的镜片,抹一把脸上的水,然后挤过典礼大厅里簇拥沸腾的人群后,我坦然地大步走到舞台前端起相机。一袭婚纱的美丽新娘和西装笔挺无比自信的哥们脉脉含情地相对而视,哥们的爸爸妈妈在台下热泪盈眶。霎那间音乐声奔向高潮,掌声鼎沸,礼花飞扬,整个大厅里洋溢着无比的激动和欢乐。在我的最好的朋友的婚礼上,并非摄影师的我,放下一切约束,微笑着投入地用连拍捕捉着一张张由心绽放着快乐的脸。

快乐是用来分享的,痛苦是用来独自承受的。

婚宴开始前,陈正问我“为什么要走”的时候,实际上已经接近我和姐姐约定返回病房的时间了。你知道么?饭桌上我频频拿起手机,并不是要把玩或卖弄,而仅仅是担心错过家人的电话和信息。请原谅我,当我的妈妈在病床上被痛苦折磨的夜不能寐、瘦骨嶙峋,粒米未进已经十一天的时候,我真的无法安然地坐在桌前享用丰盛的午宴。你可否知道:当我在矛盾中最终决定留下来,和大家觥筹交错、侃侃而谈的时候,这是因为坐在我面前的你们,是我心里所珍视的最好的朋友。

此时,我在深夜里守在病房的角落轻轻敲写这篇日志的时候,我不由地再次带着羡慕回味你们的快乐和幸福。或许当“爸爸”、“妈妈”这两个熟悉的称谓在我的嘴边日渐消失之后,某一天,我将指着影集里的照片,向我的准新娘娓娓讲述我的父亲和母亲的往事;或许我会回放录像里的瞬间,让我的孩子亲见爷爷和奶奶的笑貌音容。当我也会对着曾经陌生的老人们开口换作父母,我想,在那一刻,我脸上发自内心的微笑,不仅仅是祈求面前的老人们的祝福,更是对牵挂我至深的双亲以由心告慰。

妈妈,我是多么盼望你也会拉着儿媳妇的手,笑到合不拢嘴,掏出准备了那么多年的红包,狠狠地塞上——您不要把它当成儿子留给您的遗憾,就当一个甜美的梦而憧憬着,好吗?

祝福,Blessing。(5:56:50 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