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音乐一样跳舞

Will you give me another tale?

冲突!金山词霸与Windows XP?

冲突!金山词霸与Windows XP

冲突!金山词霸与Windows XP?

今天为新电脑安装金山词霸(Powerword)2005,但是运行词霸后Windows XP桌面反复重启(表现为桌面图标和开始菜单间歇性消失),根本无法使用。不过该版本的金山词霸在我自己的奔4笔记本中却可以正常安装运行。这台台式电脑是我上周末在天津赛博数码买的兼容机,使用64位Celeron D336的CPU,安装Windows XP SP2。其他(盗版)软件均可以正常使用,唯独金山词霸出现异常。百思不得其解,一时甚是郁闷。

早在去年年底我就听说过这种情况——lab去年购置的三台公用电脑也无法正常运行金山词霸,这在阅读英文文献的时候尤其不便,而其他类型词典软件的使用界面又不如词霸亲切,很少使用。一时间同学们颇有微辞。由于事情较多,加上我不经常使用那几台电脑,就一直没有在意这些事情,直至今天自己也遇到了同样情况,才意识到这一问题可能具有普遍性。

经过搜索查询和实践,最后得出问题的原因是由于金山词霸2005及前续版本(主要是屏幕取词功能)与Intel 915 芯片组有冲突。我们lab的电脑使用64位Celeron CPU,所以当初都选择搭配915芯片的主板,因而才会发生词霸集体罢工事件。

这一问题的解决方法很简单:下载xdictrb.dll,替换掉金山词霸安装文件夹内的同名文件即可。【地址:http://support.kingsoft.com/c_1/XdictGrb.dll

也可升级金山词霸2005 Service Pack 1 【地址:http://www.kingsoft.com/download/36/228.shtml

除此之外,由于这一问题是由于金山词霸屏幕取词所导致,关闭金山词霸的屏幕取词,或者设置为按住Shift取词也可以正常使用金山词霸。

Ok,问题解决,all done:-)

我的“魔兽”哥们Snake

我的“魔兽”哥们Snake

忍痛暂时放弃对“魔兽争霸之冰封王座”的修炼之后,Snake要准备天大炙手可热的牛B专业:“道路桥梁”的研究生面试了,每当谈起他的未来,一个包工头形象总会在我心中渐渐明晰起来。前不久Snake刚把初试成绩发给我,我就用群发方式转给了n个朋友。甚至我周围的兄弟姐妹们也都知道我这哥们考分如何。不管怎样,祝福Snake顺利通过研面试,熬到顺利开学吧。

来到天津读书,我认识的第一个哥们就是Snake。来天津之前,良子把他在天津读书的某高中同班同学介绍给我,信息极其简洁,就一名字和电话号码,据判断应该是个男的,因为良子让我住这家伙宿舍那里。还记得那是一个漆黑的夜晚,深秋,没有(找到)公交,我从天津西站打了25块钱的Taxi,来到Snake学校门口。远望着校门口冲我站着一人,身影甚是高大,我拎着背包急速走向前,口袋里叮叮当当地响,心中无比激动:“你就是XXX吧?我是YYY,ZZZ的朋友!”

这样想着,两步并作一步,走近之后——一身警服?!身后还有异常醒目的白底红字警示牌:外来人员登记。
立即断定:此人是门卫!于是立刻反方向扭头远望,步履放缓,吹小曲慢慢踱过去……
“呼~~”我长舒一口气。

进学校之后,发了n条短信,Snake终于露面了。

一男一女牵手冲我走来:“你就是Haigou吧!”
“哦,你就是“路宁”吧?我是Haigou,良子的朋友,来投奔你来了!”面目白净的娇小男生是Snake,面目白皙的娇小女生是她女朋友——春。经过身份确认之后,和大部分国产电影上的情节一样,经过曲折的楼梯,昏暗的壁灯,还有满是烟头的走道之后,我被带到了一个陌生的房间。在这里,有几个必要人物需要交代:沛公、常宝、白健。这些人是Snake的舍友,其中沛公的妈妈在我后来去宁夏的时候还专程驱车去看我(此为后话),西北人,大都十分热情淳朴,这个以后再说。

在Snake这里度过了非常愉快的一周,虽然我手机也是这个时候丢的。但是基本上,我是“相当”高兴。就这样,我认识了身高一米七零,高鼻梁双眼皮,满嘴山东南部地区口音的老乡Snake。入学之后,我们有空便互相走访,好在那时天津公交车还没有涨价,来回也不过就是南开二食堂一份白菜的价格。(当然,二食堂的饭菜价格也可见一斑。)

就这样过了半年。某次回家的时候,闲谈时向老妈提起哥们Snake,老妈那时候正在不厌其烦地将毛衣拆了改毛裤,听到我说起Snake,便放下手里的毛线团,调低了电视的音量,扭头从老花镜后面看着我——

“良子那个天津同学姓“路”么?”
“是啊,路宁,说话很地道的。”
“听说你王姨的孩子也在天津上学,也姓路。”
“是吗?哪个王姨?全名是什么?我问问良子……”说完我就掏手机。

我把老妈提供的资料发给良子,良子回复说:完全与Snake他妈妈的信息一致。呵——还有这么巧的事情。

老妈拿出家里的旧相册,在众多黑白小合影里仔细找出两张照片:“喏,这一张是我八零年和他妈在单位的合影,这一张是你爸八二年在党校里和他爸的合影,那时你刚出生,路宁比你小半年……”无语了,原来我们彼此的父母n年之前就相互认识了——原来还有更巧的事情。

打这之后,我就把Snake当成弟弟看待,说话也不用客套虚伪了。过年的时候,我也去Snake家磕头拜年。一般来说,山东人还是比较豪爽善交的,Snake就秉承了这一点,这从他在我宿舍的受欢迎程度就可以看出来:和Hzai和Jim Kuang常问我Snake什么时候复试,什么时候来咱们宿舍——“很快就来了,都说了,他一定请客的,放心吧!”我再次重申。

Snake酷爱打“魔兽(Warcraft)”,在战网上小有名气,偶尔也会被我“批评教育”,但现在考试成绩没有让那么多人失望,这使我很受安慰。男生玩游戏太正常不过了,不过能把游戏玩出水平的可不多。Snake是Warcraft的忠实玩家,还收集了不少Warcraft的纪念品,我专门为他的兽族(ORC)挂件拍了张照片(见题图),被Snake拿去当电脑桌面了。

真巧,刚接了Snake妈妈打来的电话。再次祝福Snake考试顺利吧。希望以后的日子里,在天津,我依然会有位可以随时造访的朋友。

Kuso,恶搞,和吉祥三宝

Kuso,恶搞,和吉祥三宝——www.haigou.net
先来首歌:

师妹:师兄!
师妹:师兄!
师兄:哎~~
师妹:我们为什么要做实验啊~?
师兄:因为老板有项目
师妹:那实验为什么做不完哪?
师兄:因为老板还有idea~
师妹:那实验什么时候才能结束啊?
师兄:等我们全累趴下师妹:师姐!
师姐:哎~
师妹:你为什么还嫁不出去啊~?
师姐:因为我读了博士了.
师妹:女博士就不用嫁人了么?
师姐:是的
师妹:那你不是变态了嘛?
师姐:读了博士才变的

师兄,师姐:师妹!
师妹:哎~
师兄,师姐:在实验室不要唱这唱那
师妹:为什么啊?
师兄,师姐:小心被老板抓
师妹:那该怎么办啊?
(画外音起:看到老板,我们就一起唱~~)
师兄,师姐,师妹(合):我们大家和老板就是吉祥的一家~~~
……

如果你是平生头一次看到上面的“歌词”,恭喜你,你一定是个“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忙做实验”的好学生。

据说陈千克(C.Kg)因为“馒头”疯了:“人不能无耻到这个地步的!”其实,布仁巴雅尔也该疯了,创作11年之后终于在春晚的大舞台上打动全国各族人民的《吉祥三宝》,衍生出了无数版本正在网络上遍地开花。如果你有勇气一股脑听完“吉祥三宝之爸妈离婚吧”“吉祥三宝之和尚抢楼”“实验室版吉祥三宝”“奶疼版吉祥三宝”“吉祥馒头”……——恭喜你——你终于也疯了!

Pic_06_03_03_Kuso_Cesuo我不care华语乐坛究竟如何如何地荒芜和凄凉,也不关心《吉祥》究竟是不是抄袭了《蝴蝶》。作为广大普通娱乐大众的一分子,只是觉得很有意思罢了:馒头很“恶搞”,吉祥馒头很“搞笑”,心情很好,仅此而已。

根据“金庸茶館”BBS之“武林字典”上的解释,“恶搞”和“搞笑”可以用同一词来描述:Kuso。这个来源于日文的词语貌似在台湾地区非常流行,被广泛用作名词、动词、形容词、副词、感叹词、助词等等等等,借以形容描述事物(如馒头)或抒发情感。Kuso也可以冠上“文化”的帽子——恶搞文化,记得南开的fiypigmartining曾创作了一部说明“创意无处不在”的DV短片:《Omnipresent》——同样,Kuso is also omnipresent!在网络、影视、书报,乃至手机短信,恶搞随处可见。在这个宣扬个性和自由的年代,恶搞文化决不会消失,从某种意义上说,Kuso是属于我们这一代的产物,并将由我们发扬光大……

“干嘛去?”——“上网去!”
“上网干嘛?”——“找乐呗!”

这就是网络Kuso的魅力。你说,要是连点儿逗乐的都没有了,那还上什么网啊!

So, are you Kuso tonight?

申请国际玉米:haigou.net

06_02_28_NewDomainName_1自从有了注册“”这个ID的念头,数月来一直徘徊在ipowerYahoo!这两家国际域名注册商的选择中,今天无意间从Kunstao的Blog上得知:Yahoo!的域名注册服务超低特价优惠活动到2月28日便截止($2.99/年),恢复$9.95/年的正常价格。iPower也在同一天后恢复为$8.25/年。虽然Yahoo!在去年推出域名注册服务后,总会不定期举行优惠活动,这次过后也应该会有。但是自己常常担心“Haigou+.net/.org”这样的顶级域名会被抢注(实际上com的已经被注册了),因此为了让自己紧张的神经稍微得以松弛松弛,也为了自己喜爱的ID Haigou,决心一定要在2月底的优惠大减价收摊前捞上一把!揉了揉眼睛瞅了一眼电脑时钟:今天——已经是2月28日了!

傍晚在Lab仔细研读并参考了Webhosting-Cheap对多家域名(玉米?!)注册商的比较和注册流程的解释,决定选用Yahoo!的Domain Register,一次性注册5年,这也是以优惠价格可以注册的最长时间,共计$14.95。注册过程会相当简单——如果你手头上有1~n张有大笔余额的VISA或Master国际信用卡的话。但是,我既没有国际信用卡,也不是老美,连饭卡的余额里都快剩一位整数了!

Yahoo! Small Business不支持使用国际信用卡以外的形式进行玉米采购,情急之下,决定求助老哥及其在国家某大型发钞机构供职的嫂嫂。老哥简直太够意思了——我在电话里刚简单说明了要买玉米的意图,老哥就立刻把他手头的信用卡连卡号加地址(Billing Address)通通报给我了。参考了Danger的说明,我将地址仔仔细细地翻译成英文,逐项填写清楚,并在老哥的电话援助下,提交了n遍之后,终于通过了。高兴过后才感觉自己已经快要饿瘪了!

晚上八点多了,吃什么呢?

爸爸,请再听我在您耳边轻唱那首歌

Pic_06_02_17_Youth_Father

Will you give me another tale, as I were a child?

寒假,农历二十八。

清晨,妈妈对我说:“涛儿,咱娘俩该去看看你爸了,快过年了。”

“嗯……”我应声着,随后去抽屉里拿那串金元宝。

姐姐的金元宝叠的越来越好了,甚至有点让人舍不得……我小心地放到手提袋里,唯恐压坏了。拎上了酒,揣上了厚厚的钱。听见妈妈还在背后提醒着:别忘了带火柴。

从家到坐落郊区的卓山,不过半小时的车程。我载着妈妈,低速穿过街区,穿过喧嚷,穿过忙着采购年货的熙熙人群。城市,在我的后视镜里逐渐完整了。

卓山,二十二排八号。

许是过年的缘故,好多人。也同样许是过年的缘故,好多鲜花。爸爸没有回老家,留在了这里,留在了已生活近三十年的这个城市。

这是个特殊的日子:一周年。但却不是去庆祝。妈妈拿出酒,拿出那一沓一沓的钱,拿出那一串串金元宝,我跪下。

“一年了,爸,您过的还好吗?”
“爸,节俭了一辈子了,不要吝惜自己,多添些新衣,那边冷……”
“爸,过年了,儿子来看您了……

张张纸钱尽化作灰烬,飞扬。点燃一把香,安放在案几上,后退两步,我重重地叩下去。

近泪无干土,低空有断云。

卓山脚下整齐而又肃然的公墓,回首的时候,依然在朦胧中安详。
那些松柏在见证着哀思?记录着岁月的积淀?
我只知道,有我最亲爱的人,在这里。

第二个没有您的春节,依旧没有年的味道。
当儿子想念您的时候,您是否会依旧会意般地微笑?
请让您的胡茬一如我孩提时候那样,刺痛我的脸颊吧
请让我依旧伏在你的床边,听您给我讲下一个童话……

Will you hear my singing tonight?
Will you give me another tale as I were a child?

请再听我在您耳边轻唱那首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