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音乐一样跳舞

Will you give me another tale?

大孩子和旧玩具

P1040076_2

P1040076_3

P1040076_1

2014-06-22-232246

佛罗里达 Fernandina Beach

Fernandina Beach位于Amelia Island,地处佛罗里达州的东北角。在历史上,Amelia Island这块土地上曾先后升起过8种不同旗帜:法国国旗、西班牙国旗、英国国旗、佛罗里达爱国共和旗、西班牙国旗(卷土重来)、佛罗里达绿十字旗、墨西哥国旗、美利坚联盟国国旗、美国国旗等等,因而又称为“八旗之岛(The Isle of 8 Flags)”。

P1020831__PS

P1020832_PS

IMG_4547_PS

P1020799__PS

IMG_5067__PS

IMG_4953_PS

IMG_4987_PS

IMG_5006__PS  IMG_4882__PS

IMG_4490_PS

IMG_4382_PS

IMG_4341_PS   IMG_5238_PS

P1020778__PS

无论我在哪里,你在我心之心里

dad-son - www.haigou.org

昨天我和爸爸一起去母校参加同学聚会。爸爸穿着中山装,面庞红润,精神很矍铄。我们一边走一边聊天,爸爸总是带着微笑和蔼的表情。我说他年轻了好多嘛,看上去跟家里的黑白老照片上的样子都差不多呢。根据邀请函上的地址,我们俩走进了校园,来到了聚会接待签到的地方:一栋四层的宿舍楼和网球场之间的一排桌子前。接待我们的同学之一是我当时的舍友,于是很激动地寒暄起来。就在我和同学交谈的时候,忽然意识到爸爸不见了。因为爸爸不熟悉这个地方,于是我赶快拿出手机给他打电话。我掏出来一个翻盖的黑白屏的摩托罗拉,却发现我既不会用我的手机,又不知道他的电话号码。我费了很长时间找到通话历史记录,然后逐个拨回去,却没有一个是他。由于没有办法联系上他,我有点着急了。这时候同学劝我先参加聚会,我说我不干,于是开始四处奔跑去找他。我拼命跑过高低起伏的路面,穿过高耸的建筑物,穿过空无一人的街道,大声喊着“爸爸”……

我跑了好久,也喊了好久,一直到天色暗了。我只好精疲力尽地回来,走上一幢筒子楼,来到一个同学的宿舍里坐着,失落而无助。同学建议我先回家等等吧。我说“我怎么能这样就回去呢?我得再去找到他。”我正起身的时候,听到走廊里传来械斗声和枪声,伴着吵杂的喊叫和惊慌失措的脚步。我们意识到楼里可能出了突发状况,于是便躲在宿舍没敢出去。就这样等了好久,等一切都平静了,我拉开门冲出宿舍往楼下跑去……我在静寂的路上攥着手机,疲惫而茫然地走着。突然手机响了——是爸爸!爸爸在那头说:“我怕耽误你们聊天,于是就在校园里的椅子上坐着,一直等你。”我立刻振奋了起来:“爸爸,爸爸,你现在在哪里?”

霎那间,我醒了。

我不知道,为什么会在生日的这天梦到爸爸。爸爸从来都没有见过我的校园。他瘫痪的时候是1999年,从那时起便失去了正常的语言表达能力,也从来没有用过手机。因此,我永远地都不可能拨通他的电话。但在梦里,我可以听到他的声音,可以疯狂地寻找他,可以诚惶诚恐,害怕失去他。

一转眼,爸爸去世已经十年了。

清晨,窗外鸟鸣啁啾。我静静地坐在床边,在手机上一字一句地把刚才的梦记下来。感谢他和妈妈在曾经的这一天把我带到这个世界上、教会我爱与执着、抚育我长大。无论我在哪里,我是否还会被唤作孩子,爸爸都不曾离开,住在我心之心里。

海涛@Virginia, USA
草记于2014年6月1日,生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