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音乐一样跳舞

Will you give me another tale?

趣图:CCAV的车

下午顶着烈日拎着西瓜低头穿过某胡同时,一不小心看到了一部CCAV的车,哇!真让人“心神不宁”。

Please call me Cindy

下午下班后受xixi之邀,为即将离开校园的小mm Cindy同学拍照。这是我第二次见到Cindy,一个超级活泼可爱的90后。引用xixi的对她的评价,就是“青春随便洋溢”。

请不要带着淡淡的,离别前的小忧伤,请和我一起静静地,分享今天的小窃喜。

Photo was taken at Beijing Language and Culture University.

运河古城,故乡枣庄

10号回山东枣庄老家参加哥们的婚礼,坐在北京南站候车厅里,发现故乡的旅游广告已经悄然渗透到了首都的角落。

枣庄处于苏鲁豫皖四省的交界,有着“7300年的北辛文化,3000年的战争文化,1000年的运河文化,100多年的民族工业文化”。向外地的同学朋友们介绍“枣庄市在哪里”很简单,只一句“铁道游击队”就够了。可解释“为什么枣庄市叫枣庄”却是一件很棘手的事情。走出新建成的京沪高铁枣庄南站,人行通道两侧的宣传牌上写着“枣庄因盛产枣而得名”,自从1961年建市伊始,这一称谓就已与现实不符,倒是大石榴可谓不折不扣的“盛产”和“特产”,如此说来,“榴庄市”倒是蛮贴切的。

当然,我无需纠结于称谓的渊源,相比眼下枣庄因矿难而出名,我宁可希望枣庄留给人们的印象是个春来花遍野,秋去枣满山的美丽鲁南小城。

“六月六送羊肉,六月六叫姑娘,新麦煎饼羊肉汤。”来到枣庄,不可不吃的是辣子鸡和羊肉汤。倘若我视你为分别多日再次重逢朋友,可能未必要有饕餮大餐,但必有一句亲切的“走,请你喝羊肉汤”。和苗回到枣庄后的第一件事,便是由萧然驱车带我们去外环喝羊肉汤。我不知道还有哪个地方像枣庄这样,“羊肉汤文化”深入人心。端起一碗不放任何调味品的白花花的清汤,兄弟间就可以如饮佳酿般觥筹交错,畅谈心扉。在故乡的碗里,山羊肉嫩肥不腻,肉汤如豆浆般香白爽口,没有药材香料,没有炮制秘方,只有一个字:鲜。你相信么?

哥们陈今天迎娶他的美丽新娘,婚礼简单朴实且热闹。这一对博士小夫妻,不,这俩大学教师的结合在陈的亲戚朋友圈里引起了不小的轰动,我们这帮兄弟姐妹不计成本地从天南海北赶来,一定要喝杯喜酒送上祝福。我和众兄弟们提前两天到家帮陈打理准备,乐此不疲。值得一提的是,我被陈指定为伴郎,我笑得一脸褶子地对他的新娘子说:“陈当了我23年的哥们了,这伴郎也非我莫属了呵。”虽然事实上是:陈周围还没有婚掉的哥们估计就我一个了!

再过20天,我将离开生我养我的故乡,飞跃大洋彼岸,做一个任自己漂泊的人。或许有一天,我将在异国他乡的教堂迎娶我的新娘,将对着曾经陌生的长辈们开口换作父母,将会和心爱的人用心经营着小幸福。你相信么?

科苑星空今日强帖:动心了

科苑星空今日热门帖子,亮点在回帖。

自制相片袋(一瓣心香)

几天前的一个傍晚,有幸为一个我曾很喜欢的女生拍了几张照片。因为当初谈及了佛教和放生的话题,所以便将那组照片题为“一瓣心香”。今天上午把照片打印出来后,突发奇想,打算做个相片袋一并相送。

材料:185g高光相纸、冷裱膜、牛皮纸信封。

手头没有深色的纸,于是找了一个牛皮纸大信封,剪开。

裁成A4纸大小。

Photoshop里绘制纸袋的正、反面样稿,然后在已拍的组照里找了一张简单背景的照片作为蒙版。

在牛皮信封纸的背面将样稿打印输出(已经陪伴我4年多的喷墨打印机)

按照A6小信封的比例折边。

粘贴。

用冷裱膜将相片袋“裹”一遍(贴膜是因为:1.防止溅水,颜料墨水遇水会变花 2. 降低韧性,牛皮纸较脆)

裁去边角,剪出圆角

完工。自我感觉良好,和照片还是很配搭的么。

最终成品。总共耗时2.5hr,Over 吃午饭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