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音乐一样跳舞

Will you give me another tale?

侯同学来北京

接到哥们阿太的电话,说有大学同学来北京,喊我晚上一起出去转转。我说这不行,我还得干活呢,何况他大学同学我又不熟,后来阿太说:你老乡。我一听,好,你在南沟泥河站等我!

侯同学是西安交大的管理学博士,此次来对外经贸大学开会,顺道拜访一下老同学。如果撇去身材不谈,侯同学爽快热情,有山东大汉的情怀;在西安十年的生活经历,又让言谈举止略有西北民风。于是彼此很容易就熟悉了。反正大家都是山东人,于是甩开架子胡吃海塞,荤段子也不用忌讳了。随后大家一起逛了王府井,去了钟楼鼓楼和后海,在夜色和熙攘喧嚣的人群中谋杀掉他的相机的最后一格电量,满足了他二十多年来渴望瞅一眼北京胡同的夙愿。

侯同学说:非常想去天桥听听原汁原味的北京相声。

阿太:别提相声,风口浪尖上呢!

我(绕到侯同学身后,猛拍一下他肩膀):
——“哥们,要盘么?”(悄悄地问,指指怀里)
——“盘?欧美的?日本的?”(我同时扮演另一个对话者)
——“嘘……(顺做四下张望状)郭德纲的!”

侯同学听了满面春风:那欧美你也有吧……

想像:月夜风高之时,北京地铁口公交站牌下抱着小孩的年轻妇女,悄悄凑到你跟前之后,没有低吟一句“发票”、“要手机么?”,没有手持包装简陋印着暴露隐秘部位的刻录光盘在你面前冷不丁地摇晃,而是微笑着一句简单押韵而铿锵有力的“锅得缸?”,那时,她们将不再是抱小孩的年轻妇女,而是在这个无比和谐的社会里为普及三俗文化而孜孜以求、为呼吁文艺自由而奔走相告的大使。

当然,侯同学还是很正经的,并且很正派,很不和谐。

侯同学的若干光辉历史就不谈了,但有一点值得全国的博士生们记住他。

5月份温总理访问西安交大的时候,他作为博士生代表之一参与了和温总理面对面的交流。期间很多同学“被安排”提了很多不疼不痒的问题,后来侯同学在众目睽睽之中主动站起来向温总理提出了一个很敏感的话题——了大家选择读博士对于有效缓解社会就业矛盾的起到了积极作用,多年来博士生承受着学业和家庭的双重压力,经济补助水平较低,并未随经济发展而改善的现状,因此国家是否可以提高博士生的待遇?一个多月后,7月份,全国博士生补助翻了一番。因此,我们可以判定,侯同学在推动政府全面改善全国再读博士队伍的生活水平上可谓功不可没!

所以,博士同学们请一定不要忘了侯同学,虽然他依旧是那么的谦虚。

当然,我不是博士,所以我就不感激他了,不过什么时候能把我们这些在京外来人口的经济适用房解决了?

野外数据可视化的小计划

上周的某个中午,和罗斌在北餐厅吃饭的时候,谈起了非洲产业报告项目验收后,该工作是否进一步扩展和延伸的话题,随后就聊到了WebGIS手段辅助自然环境方面的科学研究上,比如时空数据的可视化、发布等。忽然想起自己n年前所采集的部分野外数据(植被、土壤属性)是否可以作为试验对象,尝试利用B/S结构进行空间分布可视化、简单数据分析等等?

随后两天和小组去京郊昌平区的温都水城“放松”,顺便思考了这一想法的可行性和计划。晚上在酒店客房里列了一些初期可以实现的功能,比如样地(plot)-小区(block)-样方(quadrat)三个层次的数据展示、简单描述统计、等值线图生成、曲线拟合、空间异质性分析的自定义分区等等。后期可以结合全国尺度的影像地图,成为基于网络的多用户分级的野外数据管理、集成、展示、分析的小工具。由于同一实验室的实验数据涉及的类型不会太复杂,并且一般都可以纳入同一个坐标系下管理,所以数据库设计不妨先简化一些。就这样边想边写边画草图,不知不觉到了夜里两点半多了。还好,明天的任务是和组里的帅哥美女们泡温泉。

从水城回来后,当晚在办公室和罗斌继续讨论我的野外数据可视化的细节问题,尤其是数据库的设计。参考我们在非洲产业报告项目中的设计思想,使用文档型数据库MongoDB,由“数据内容专题+时间+空间+描述”构成。数据collection设置:
N(名称),
RC(专题分类编码:{库名:uid}),
T(时间:MongoDate),
S1(spatial point),
S2(spatial polygon),
S3({数据库名:D,表名:T,编码:C}),
DS({其它属性描述})
B(二进制数据ID:MongoID)

其中最重要的是库表里要包含一个MongoID字段,使每一个数据项都有一个对应的唯一ID,并且这个ID亦是可以描述样地名称、类型、研究对象、采样时间等信息的分类编码——即通过该编码可以判读数据的背景信息,这也是MongoDB进行数据查询的关键。

对MongoDB尚处在入门阶段,也籍此好好学习实践一把。

将此任务暂定为“野外数据可视化”,也算业余小项目,随后一段时间的下班时间充实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