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念是一种幸福的忧伤

在地理所工作的日子里,我常常独自在办公室熬到深夜,用各种各样的事情使劲填塞自己的时间,直到窗外发白,然后才靠到椅子背上睡两三个小时到上班的时间。最近两个多个月以来,除了出差,我几乎难得躺着睡过觉。打开抽屉,塞满各种各样的廉价咖啡:雀巢、麦斯维尔、G7、Swiss Miss……

我不想让自己有太多空闲的时间,因为当我停下来的时候,我会开始想念。
夜深人静的时候,当视线从台灯下移开,稍微休息的片刻,我常常会在不经意间想起我的爸爸、妈妈。
我不奢望什么书香门第,不幻想什么高官显贵,哪怕我的爸爸是斗字不识的农民,哪怕我的妈妈是扫街的清洁工,只要他们健健康康,只要在这个世界上,我还可以有人换作父母,那么,我就已经是最大的幸福。

我什么都不要,我只是好想、好想有个家。

我,在异乡的城市,倚在在窗口望着万家灯火,拨通给爸爸妈妈的电话,简单地寒暄;
我,在周末挤出片刻的悠闲,将给爸爸妈妈新买的衣服打包给快递,寄件人姓名栏大笔地写着:儿子;
我,大年初六的晚上,在Photoshop里将爸爸妈妈的大头照裁下来,配上卡通体型,标明“Haigou音像出版社”,仔细打印出来,做成年夜饭录像的光盘封面,珍藏为我们的家庭档案;有空的时候,拉着他们靠在沙发上回放,我指着电视机的某个瞬间肆无忌惮地笑;
……

霎那间,我醒了。

思念是
娃娃的呓语
嘟嚷着妈妈甜蜜的亲吻

有时候,思念,只是一个梦
美得让你不想醒来

妈妈,我想念您了,您和爸爸在天国还好么?(2:38: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