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音乐一样跳舞

Will you give me another tale?

习习猪猪:收获每一天

Pic_06_06_16_Xixi_1

Xixi Selfphoto

我不是很习惯称呼她猪猪,因为这是她的朋友和姐妹们称呼她的昵称;我也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开始有了猪猪这个昵称,因为我还没看出小母猪和她有什么相似的地方。

那还是叫她习习吧,或者就像以前她在以前在信末的签名那样叫xixi也好。

自从读大学以来,偶然见到xixi的次数越来越少,我的话也越来越少。刚刚过去的这个寒假里,xixi喊了晶和我出来小聚,由于那时我还没有走出家庭不幸的阴影,因而总是显得低调,于是我们唱1个小时非常没劲的歌,又喝了1个小时颇为无聊的茶,然后又吃了1个小时无味的烤肉,聊到天黑,我也始终没有高兴起来。我基本上在听两个女孩子讲她们各自新奇搞笑的经历,虽然我不会绘画,虽然我不懂服装设计,虽然我不喜欢画展,不过我可是个难得的优秀听众,并且擅长在适当的时候给予贴切主题的评论和称赞——这很重要,美女们于是得到了极大的满足感,当然,这对我就足够了。

我也不知道是因为xixi才认识晶,还是相反,只是记得晶为了报考艺术类院校,在高二从我们理科班转到文科班后,和xixi做了两年的同桌。高中时的单纯而今想起来都觉得留恋。每天一放学就跑到她们班门口偷偷挤眉弄眼等她们下课;刚学会滑滑板就跑到她们面前show,结果摔了n次也没有滑出50米远;常常拉我去她们班上晚自习,结果总是一侃没完,最后留下零食包装一堆……

宫崎峻在千与千寻中说,“人,总是避免不了成长。” 渐渐地,我们大家之间的话越来越少了,写信少了,电话少了,短信少了,只有QQ/MSN留言了。时光荏苒,而今,xixi在北京工作定居,晶去韩国留学读书,而在天津的我,也快要离开校园了。

偶尔上网闲聊的时候,xixi说她妈妈要给我介绍个女朋友。我说好啊,不过一定得是个女的。这之前我曾给她详尽地解释了经常在漫画里见到的“同人”是什么意思,还有所谓的“BL”和“GL”。她刚到北京的时候,曾和两个男生合租过房子,其中一个非常秀气的男生就属于日本漫画里的BL:Boy’s Love(男孩之间的爱),通俗了讲就是Gay。关于性取向的问题曾经让她惊异了好久,尤其是这种事情发生在自己周围的时候。xixi常常用漫画记述自己的生活,在画笔下,她的日子总是快乐而多彩的,一如自画像里的她:乐观而自信。

“我觉得既然做设计,又经常上网,不如找一家网站做兼职美编。”前几天看了新的一期精彩的POCO电子杂志之后,我便这样留言给打算跳槽的她。绘画与文字的结合,或许xixi应该可以做的更好。

祝福xixi,祝福晶,祝福自己。还是我们以前常说的那句话吧:快乐收获每一天。

空间、单反、论文,一个都不能少

Pic_06_06_06_Seminar_title天气逐渐炎热了起来,大家除了呆在Lab,哪里都不想去了。

Lab里的笔记本和外接扩展显示器上已经贴满了红红绿绿的便笺条:农行汇款、支付宝转帐、换打印机墨粉、借地统计学书、换相机快门、修改论文、修手机外屏、买虚拟主机空间、咨询数码相机……记性越来越不好了,常常清晨推开Lab坐在桌前,就会猛然想起还有什么事情忘了做。不过除了两周前被拉出去吃饭,我这一个月连校门都没怎么出,所以事情拖着也难免——好像四月底的时候曾帮Boss把数码相机送到SONY售后维修过,到底我有没有拿回来呢?

中午收到Potatogg的留言,他终于下定决心要和我同去西部了。hoho,省了我在BBS上发帖征“驴友”的麻烦——原本打算在学校征一名本科男生结伴,暑假期间去内蒙、宁夏等地,计划外出30天左右。自己一个人外出多少有点不便,怎么说也要找个同伴相互照顾吧!(何况我又没有女朋友。)上个月见到环科院的Potatogg时,谈到了去内蒙等西部地区的计划,因为他既是我山东老乡,又是我哥们,为人还比较厚道,长得也颇为顺眼,应该和我是比较理想的排挡。但是土豆gg同志假期有安排,所以一直没有应允,最近事情多,我也没有再找其他人。如果方向感和道路认知能力极强的土豆gg能确定和我结伴同行的话,那我在外面还有什么可以担心的呢?

抽空向隔壁的Niceidea师弟咨询了关于“秀网(D163.com)”的虚拟主机问题,作为新网的代理,其实秀网从价格到服务都很值得首肯,我前不久一直打算购买他们的“共享A计划”,只是因为Haigou.net 域名转入不顺利才一直拖到现在没有办。不过今天却发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那就是秀网服务器所属线路为中国电信,而使用北方网通线路的我通过FTP上传文件,最大速度只有2K/s!如果时常做数据备份的话,那还不得把我郁闷死!想起来前些日子万网(www.net.cn)的客服曾异常热情地给我打过三个电话,讲了一堆他们的双线服务器的好处,想想也蛮有道理的,不过价格就没有道理了——类似的空间,价格比秀网贵三倍!毕竟人家主要是做企业用户的,咱这样的穷学生,还是量力而行吧!NiceideaNklog.org(博客南开)、Nkplant.org(南开植物)等等的主要建设者里的中坚力量,并且寄存空间都是他独自联系的。这家伙瘦瘦的非常精神,说话语速颇快,抽烟论包计算——和以前的我有点类似。身穿世界杯Cartoon T-shirt坐在我旁边的Niceidea神情激昂地指着液晶屏给我介绍他所熟知的诸多IDC公司的背景,我一边倾听一边随手抄起电脑旁边的“白沙”,抽出一根,给他点上。于是Niceidea的情绪愈加高涨了。空间和域名的事情就拜托热心的Niceidea,有他帮忙,那我还有什么可以担心的呢?

如果不是留恋F-717的卡尔蔡司镜头,我早就会把我的SONY数码相机出手了。虽然时至今日,我从未拍出一张令人满意的照片,也从不敢在Photography板冒泡讨论有关摄影的话题,但我的确对摄影有着浓厚的兴趣,我最“现实”的理想是以后从事生态记者这一行当,背着相机记述我所热爱的自然,这也是我在电视机前守到半夜也要看完当天的那集Discovery的原因。暑假就要到了,我在Skype上不止一次对良子弟弟说:打算买一部数码单反相机(DSLR),假期带去西部,正在犹豫中——为什么犹豫?因为我毕竟还没有正儿八经的收入,近万元的相机,不是我在电脑市场打几天工能赚来的。更重要的,我也在怀疑是否一部DSLR能比一部DC给我带来更大的乐趣。不论如何,以后肯定会换机器——有人说这叫烧器材,有人说这叫爱好。我在深夜闲暇上网休息的时间几乎都在关注相机,我已经搜集打印装订了厚厚一沓关于Canon EOS 300D、EOS 350D、Nikon D70以及 D70s的各种资料,而在相机型号以及纷繁芜杂的镜头中的选择已经让我几近崩溃了。小弟良子说他愿意赞助我一部分,虽然他也只不过是个在读的洋硕士。非常感谢良子弟弟的帮助!不过假如我敲定了相机机身——更麻烦的事情也会接踵而至:镜头、数码伴侣、卡、包、架、环、锂电池……这件事情至少还要折腾我一个月的时间。不过好歹总算暂时解决了人民币的问题,我也不像前些日子那么犹豫了。

Pic_06_06_06_Seminar_2

从某种意义上说,我也算是个精神旺盛的人,即使Hzai同志总要证明他比我更旺盛。不论是晚上两点还是三点入睡,早晨八点半之前,我一般总会安坐在实验室里开始我一天的工作。上周日早晨八点半我要做Seminar,而周六一直到晚上11点半,我都在替我所带的本科生写他翌日上午论文答辩所要用的中英文摘要和PowerPoint,等真正开始准备自己的Seminar时,已经是12点了。凌晨四点前我在实验室的台灯下完成了我报告内容的PPT文档,为Title、正文、图表分别做了不同的背景,并准备了英文的Presentation。趴一会儿,天亮了,再等一会儿,大家陆陆续续在大教室聚齐了,OK,我开始我的报告。报告、提问和讨论,我被自己折腾了一个多小时。好在我依然能够清醒地使用较为清晰的语言表述自己的观点,不过说实话,我的确不愿意熬夜。最近这一个月,已经为论文在实验室熬了三四个通宵了,痛苦的是天亮也不能回去睡觉,因为是正常工作时间。其实我并不忙,我也不喜欢熬夜——我只是喜欢所谓安静的思绪。这个月就可以把论文修改完投出去了,平日极其严谨的何老师说,等你这篇论文投出去,周末放你一天假,咱们一起出去钓鱼,我开车。我立刻就乐了。仔细修改论文,也对以前辛苦所得的实验成果有个交代。

假期就要临近了。在这学期所剩不多的日子里,空间、单反、论文,有哪一样我会舍得放弃呢?

一辈子的儿童节:Haigou的生日

Pic_06_06_01_birthday_1

Will you give me another tale as i were a chi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