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音乐一样跳舞

Will you give me another tale?

My Mouse:你知道跳跳么?

一只帮别人代养过几天的小仓鼠。

Pic_06_05_18_Mouse_a

Pic_06_05_18_Mouse_b

Pic_06_05_18_Mouse_c

Pic_06_05_18_mouse_e

Pic_06_05_18_Mouse_title

再见了,小仓鼠……

Bye Bye 仓鼠-www.haigou.net

在水房洗漱的时候,遇到JimKuang,他说他女朋友上次借给我饲喂过三天的小仓鼠——昨天死了。

“死了……?!怎么会死掉了?她们不喂它么?饿死了?”我很意外,更很吃惊,“怎么会这样!”

“她们嫌吵,把老鼠笼子挂到阳台上。下午她们看到老鼠时,就已经“挺”在笼里了。然后她们就把连老鼠加笼子都扔到楼下垃圾箱里了。哎,今天太热了。”JimKuang一边使劲搓他的脚趾缝子一边满带惋惜地说。

“早知道这帮娘们就是禽兽,连老鼠都能养死,你说还能有什么爱心,真没人性!还把老鼠挂阳台上,连人都知道热,老鼠还披了那么厚的皮,能不热么!这帮娘们也不想想,把她们裹了放在这么大热天里曝晒,她们能受的了吗!长脑子都干吗了……”我有点愤怒了,放下脸盆叉腰站在水龙头前冲JimKuang发泄:“靠!”

JimKuang扬着头,依旧搓着脚趾头听我控诉,脸上挂着微笑,虽然我控诉的“这帮娘们”里也包括他的女朋友,他只是在把我的愤怒当成晚安前收音机里轻佻随意的搞笑段子罢了。不过,相比我话里的内容,他对我急剧变化的面部表情和夸张的四肢动作更饶有兴趣,他乐滋滋地看我在水房里表演了数分钟,然后异常满足地端着脸盆走了。于是,我在偌大的空荡荡的水房里开始洗漱。

Pic_06_05_16_mouse_1

偶领养过的可爱的小仓鼠。

我的确没有责备JimKuang的女朋友的意思,如果不是他们俩人的照顾,那只可怜的小仓鼠早就死了。或许她女朋友宿舍里的女生们只是出于疏忽——不过既然结果已然这样赤裸,所以不能不令我气愤。

四月初的时候我去帮JimKuang女朋友排除电脑故障,看到她宿舍养了只黄白花相间的小仓鼠,胖乎乎的非常可爱。后来JimKuang女朋友要请我吃饭作为修理电脑的答谢,我推辞说:如果真要谢我,就把小仓鼠借我喂养几天好不好。在征得她宿舍姐妹们同意之后,我获得了这小东西的临时领养权。我从小就对动物极富感情,养过各种动物、昆虫无数。记得还曾如数家珍般地把自己曾养过的部分动物明细写给铁莹mm,并参与过她管理的版块上有关小动物的主题讨论。至今我家里还养着小猫小狗——老妈每天清晨起床之后首要任务,就是喂猫溜狗,带它们去大小便。它们关系很铁——猫猫狗狗晚上睡觉时,蜷缩成太极图案乖乖睡在同一个筐子里,早晨同时起床,同时进餐。

Pic_06_05_16_mouse_2

沉思中的小仓鼠。有MM来了?

估计小仓鼠和我家里的猫猫狗狗会很难相处,当然我也不能把它带回家。虽然宿舍哥们们对老鼠一点兴趣都没有,我依然让小仓鼠在我宿舍度过了新奇的三天,期间我还把它带到Lab里陪我工作。我把它的窝清扫干净并重新铺了一遍。我席卷了宿舍里所有的零食,逐个拿来喂给这小家伙吃。

在这仅有的三天里,我用DV给小仓鼠拍了20分钟的写真,还在JimKuang的配合下照了n张照片发给他女朋友。虽然我没有女朋友要照顾——哦,照顾只乖乖的老鼠也不错。三天过去了,时间短的还来不及培养感情,我就必须把小仓鼠送回去了。

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