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音乐一样跳舞

Will you give me another tale?

爸爸,请再听我在您耳边轻唱那首歌

Pic_06_02_17_Youth_Father

Will you give me another tale, as I were a child?

寒假,农历二十八。

清晨,妈妈对我说:“涛儿,咱娘俩该去看看你爸了,快过年了。”

“嗯……”我应声着,随后去抽屉里拿那串金元宝。

姐姐的金元宝叠的越来越好了,甚至有点让人舍不得……我小心地放到手提袋里,唯恐压坏了。拎上了酒,揣上了厚厚的钱。听见妈妈还在背后提醒着:别忘了带火柴。

从家到坐落郊区的卓山,不过半小时的车程。我载着妈妈,低速穿过街区,穿过喧嚷,穿过忙着采购年货的熙熙人群。城市,在我的后视镜里逐渐完整了。

卓山,二十二排八号。

许是过年的缘故,好多人。也同样许是过年的缘故,好多鲜花。爸爸没有回老家,留在了这里,留在了已生活近三十年的这个城市。

这是个特殊的日子:一周年。但却不是去庆祝。妈妈拿出酒,拿出那一沓一沓的钱,拿出那一串串金元宝,我跪下。

“一年了,爸,您过的还好吗?”
“爸,节俭了一辈子了,不要吝惜自己,多添些新衣,那边冷……”
“爸,过年了,儿子来看您了……

张张纸钱尽化作灰烬,飞扬。点燃一把香,安放在案几上,后退两步,我重重地叩下去。

近泪无干土,低空有断云。

卓山脚下整齐而又肃然的公墓,回首的时候,依然在朦胧中安详。
那些松柏在见证着哀思?记录着岁月的积淀?
我只知道,有我最亲爱的人,在这里。

第二个没有您的春节,依旧没有年的味道。
当儿子想念您的时候,您是否会依旧会意般地微笑?
请让您的胡茬一如我孩提时候那样,刺痛我的脸颊吧
请让我依旧伏在你的床边,听您给我讲下一个童话……

Will you hear my singing tonight?
Will you give me another tale as I were a child?

请再听我在您耳边轻唱那首歌……

Fly East!——良子留学韩国

Pic_06_02_23_FlyEast

小弟良子中午打电话给我,说明天就可以拿到去大韩民国的签证了,三月一日前需赶到学校报到,除了住宿之外没有什么要花钱的地方,奖学金也不少,至少比国内的公费硕士强不少。我说还不错,回头别忘给我捎俩手机。

良子最终申请入学的学校是韩国仁济大学Inje University),从去年六月份我就一直帮他关注这所学校。我对韩语一窍不通,看不懂学校的韩文网站,就在学校BBSEurasiaLang(欧亚语言文化)版上发贴求助与学校相关信息的中文翻译,Handsomepig等同学耐心细致的将这些圈棍文字敲成汉语发给我,真是让人感动……。仁济大学的前身是一所私立医学院,以整容方向见长。最近数年发展成为比较有名的综合性大学,这和国内大学的发展模式是一个套路。搞不清咱国内大大小小的专治不孕不育的仁济医院和它是不是还有什么关系,总之至今我还有良子要去攻读与生殖器相关专业的错觉。

可惜良子不是学习生殖器的,而是国际贸易,也就是International Trade and Tourism。虽然Inje在经贸专业上没有什么优势,不过地理位置距离韩国第二大城市釜山很近,以后可以争取很多实践机会。本来硕士就只值个文凭,既然不去西方资本主义国家深造,那哪里发的文凭还不都一样,好好锻炼自己才是最重要的。其实我也鼓励良子飞跃重洋(Fly West),良子也认真准备了考试,正巧Inje来他们那里要交换学生,“成绩优异身兼学生会主席”的良子经不起蛊惑,就去了……

假期陪良子去买笔记本,最终套淘掉了IBM选了惠普。因为本儿漂亮,售后好,全球联保。拎着本儿回来的路上我一直想,要什么全球联保,坏了从韩国寄回家来才三天。我总是觉得这国门出的也挺没劲的——还没去趟东北远!不过瘾!

十月份的时候帮良子修改Statement of PurposePrincipal Recommendation,期间熬了好几个夜。其实后者(校长推荐信)是我写的,好久没有写这么严谨正式的文字,心虚,字字斟酌。不过好歹也过了把校长的瘾,最终也能让良子拿得出手去找真校长签字了。

十月下旬有一天晚上,我在网上正和良子讨论有关学校申请的问题,突然尿急,起身跑下楼解决解决。完事之后打算顺便买点吃的,又怕良子着急,就一路小跑到“绿霸”买了包零食,然后折返加速跑回来。眼看离四教还有二三十米远,突然从路边窜出一黑影,一把抓住我的左臂,伸腿把我摔倒在地上——

“你跑什么跑!还能跑了你怎么了!”
我左手手拿着零食,右手拿着一把钱——刚找的九十多块钱!靠!打劫!
“你TMD想干什么你!干什么你!”我把钱攥结实了,奋力伸右手还击。
“你TMD还不老实,别动!”

这厮三两下就把我死死地扣在地上,疼的我是就剩下喊了。此人面目可憎,身材魁梧彪悍,出手麻利歹毒,我两只手被他反拧,脊背被膝盖抵住半伏在地上……惨了,看样我遇到的是个老歹徒!

我躺在地上一边反抗一边拼命抽出手来——大不了这钱老子不要了,可我兜里这牛x手机可是新买的啊!偏偏这时候整条路周围一片寂静,路灯也出奇地昏暗。学生呢?TMD的晚自习要上那么长时间么,怎么没个人过来?四教传达室大爷也没有个值夜班的么?!

“喂喂,老李么,赶快过来四教,赶快过来,抓住了!”

天!这厮还有帮手!坏了,今天碰上的是抢劫团伙!我外形上也没有什么特别啊,为什么偏偏盯上我了!靠!

我还正骂骂咧咧着,又过来两个人,一个男的一个女的——也看不清那女人的模样,应该是个中年妇女,还挎一小包。

“你看是他么?” 这厮冲那妇女问。

妇女凑近了仔细看了看我,还上下打量了一下:

“没这么高。”
“也不戴眼镜。”妇女还补充了一句。
“你看仔细点儿,走,到亮处。”这厮拖起我就冲四教门口去。
“不是不是!”妇女开始斩钉截铁。
“那你是干什么的?”——“我是这里的学生,实验室就在三楼!
“那你怎么从东边过来?”——“我买东西啊我,你看,还没拆封!”
“那你跑什么?”——“我尿急,我当然跑了!”眼看我这第二泡尿都快要出来了……
“那拿你学生证看看!”——“没带,要不你跟我上楼上拿去?”

……

这厮正一系列盘问之时,突然有个同学下来了。他见状吓了一跳——“怎么啦?你被保卫科的抓着干吗?!”

“那自行车真不是你偷的?”这厮指着暗处的某物体提出最后一个疑问。——“自行车?我什么时候偷自行车了?!”

“%$^&*(#$@……”

最终,我被释放了!保卫科大叔很不好意思地握着我的手,妇女也向我道歉,好在我也没有受伤,手里的钱也一分没少。“哎,没关系,误会罢了,我们还是很支持你们的工作的!”我还是比较大度滴,毕竟人家是误会,至少工作态度绝对认真嘛!

我拣回十米开外的另一只鞋子,单腿站着穿好了,清清嗓子,上楼。

坐回电脑前,都出屏保了,Windows XP的标志在乱蹦,Skype上留了良子一堆奇怪的字符和问话。这家伙,我不就是出去撒泡尿么,要不是为了你,我能被抓?

好在而今,良子终于顺顺利利去读书了。好好干吧哥们!为了你,老哥我还曾挨了顿皮肉之苦……